1. 主页 > 区域生活 >【独家】门市交易多1万以下 国行新规没冲击霹金店

【独家】门市交易多1万以下 国行新规没冲击霹金店

【独家】门市交易多1万以下 国行新规没冲击霹金店
独家报道:司徒哲阳

【独家】门市交易多1万以下 国行新规没冲击霹金店

霹雳州金商做的大多是门市生意,单笔交易额很少会超过5万令吉。

霹雳州金店交易小,洗黑钱靠边站!

国家银行最近规定金商必须申报交易超过5万令吉的客户资料,不过《》查访发现,霹州金商业者大多是零售店,做的是门市零售生意,一般客户的交易只在1万令吉以下,所以不受国行新规定影响。

霹雳金商公会会长刘伟珠向本报指出,金饰要买上1万令吉不难,结婚时购买一套包括钻戒、项链及手镯,就可达到数万令吉,不过交易要超过5万令吉,霹雳州可就很少。

记者针对国行依循反洗黑钱及反恐怖主义法令,规定金商行业须申报交易额达5万令吉的客户信息,向霹雳州金商业者了解行情。

“能要执行起来,说没有反效果是不可能的,客人能买上5万令吉,我们店家高兴都来不及呢。可是向客户说要拿身分证登记,客户当然就不开心。”

【独家】门市交易多1万以下 国行新规没冲击霹金店

刘伟珠:客人能买上5万令吉金饰,我们高兴都来不及。

经济放缓顾客大减

他表示,黄金及钻石的买卖交易可达高额,国际社会也很关注此领域洗黑钱的问题,然而我们近年经济放缓,光顾客户也已减少,更别说大交易了。

他透露,上述法令对金商的影响不比落实消费税制的冲击大,当年的政策改变就已造成霹州30%的金店结业,主因为许多上了年纪的店主,跟不上电子化记账的步伐而选择收盘。

针对国家银行发出的问卷调查,刘伟珠说,霹州的会员已在4月填妥并邮寄予国行,配合协助国行展开调查工作。

【独家】门市交易多1万以下 国行新规没冲击霹金店

经济放缓,金饰店也少有客户光顾。

何瑞麟:交易超过5万出口批发商多在隆槟柔

反洗黑钱及反恐怖主义法令对霹州金商影响不大,为何大马金钻珠宝商公会联合总会替会员喊“苦”?

霹雳金商公会署理会长何瑞麟说,超过5万令吉交易的金商业者多为出口商、批发商及打金工厂,主要分布在吉隆坡、槟城及柔佛3地区。

他说,只有交易超过5万令吉才需登记,霹雳州多为门市零售,客户的交易额不会很高。

【独家】门市交易多1万以下 国行新规没冲击霹金店

何瑞麟

多数不了解新规定店员:万元交易已罕见

本报记者走访怡保休罗街沿路7间金店,店员皆对国行调查问卷表示不知情,部分店员受询5万令吉交易须登记时,也对此规定一知半解,但他们指难有超过1万令吉的交易。

根据店员的说辞,一枚金戒指价格从200令吉起,客户多数为婚礼购买金饰,一般的交易额在1000令吉至1万令吉之间,能突破1万令吉实属罕见。

店员笑称,怡保没有中国土豪,不会有暴发户来狂扫金饰,因此本地加工的金饰品,应市场需求的重量都很轻,若能在零售店达到5万令吉交易,从最低价金饰算起,基本上能买下近半数展示柜中的金饰。

至于客户洗黑钱的可能,他们认为,洗黑钱者相信会选择实心的金条,而不是经过手工打造的金饰,既然国行作出上述规定,业者照办就是,客户应该能够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