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消费焦点 >用大数据读懂妳不敢言明的扭捏,琴研立志成为下一个E L詹姆丝

用大数据读懂妳不敢言明的扭捏,琴研立志成为下一个E L詹姆丝

用大数据读懂妳不敢言明的扭捏,琴研立志成为下一个E L詹姆丝

「我觉得我做的是服务业,我是个服务者。读者需要什幺,我就写什幺给他们。」

未满 30 岁,却已经出版 28 本电子书、拥有大批读者的情慾言情小说家琴研,笑意还带着点青涩,但对自己的写作定位丝毫没有任何遮掩或迟疑:「我以前也想作 superstar,有很多粉丝,但现在我不想了,我只想作survivor (倖存者)」。

略显拘谨的肢体动作透露出宅女特质,但谈起小说创作,琴研的双眼便立即绽放出无限光彩,嘴里也是滔滔不绝。

「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创作,我很喜欢写。课外写,课堂上也写。虽然所有人都告诉我,写作绝对不是什幺赚钱的事情,但我还是想写。我没有钱,也没有人脉,只有梦想,我非常地焦虑。」琴研毫无保留,道出曾经迷茫的创作历程。

「我一开始写的也是纯爱言情小说。因为很想知道别人的想法,我花钱请别人吃饭、拜託他们看我的稿子,请他们提出意见。但是大家都扭扭捏捏的,不肯坦白地说想看什幺,不会告诉我实话。我按照他们的意见改了,却发现没什幺效果。」

她曾经花了大笔时间、精力、金钱自费出版纸书,但销售状况不佳,最后只换得一整批难以摆脱的库存,同样的挫败,也发生在她的个人作品网站上。

「这个网站,从头到尾都是我一手包办。一开始,我把我用心写的小说放上去,却没有什幺人看。」琴研提起这段往事,语中仍透露出些许沮丧,「我一直在想,读者究竟想看什幺呢?」

直到两年前,《格雷的五十道阴影》掀起的情慾言情小说风潮席捲全球,从小说到改编电影,在在展现了情慾与罗曼史结合之后的无穷潜力。这把火,也烧到了琴研身上,她没陷入安娜与克里斯钦的束缚与纠缠,反而看到了自己翻身的机会。

琴研开始将从前写的纯爱言情小说进行改写,加入情慾情节,没想到,网站点阅率立刻就给了她正向的激励:「那真的是一夜之间的!」如今回想起来,琴研依然觉得惊喜非常:「自从我加入情慾描写之后,点阅率就蹭蹭蹭地窜上去了。我终于恍然大悟,啊,原来你们想看的是这个啊!为什幺不告诉我?」

她敏锐地抓住了大众读者们不愿轻易吐露,但却暗藏于心的人性真实慾望;而帮助她更全面地掌握读者喜好的,则是大数据时代下的标誌性服务──Google。

「我最爱的公司就是 Google!Google Analytics、Google Trends 真的帮助我很多,我每天都会去看网站流量、统计报表,包括读者年龄、性别、身份、地域、阅读时间、阅读工具等。它们对于我改进我的网站和作品,真的非常有用。」

谈起如何运用 Google 提供的大数据来设计、包装与行销作品,琴研显然经验老道。

「我的读者 80% 都是女性,她们在网页上的停留时间也比较长,所以我的网站也设计成粉红色的,主打女性读者;Google 也告诉我,我的读者大部分使用的萤幕大小是 360X640 的。也就是说,当我电子书的封面出现在他们萤幕上的时候,其实是很小的。因此,我每本书的题目都是一个字,既有趣味,又能够快速地吸引读者的目光……」

琴研系列作品书封

这些行销技巧,全都是琴研日积月累的自学成果。从故事发想、排版编辑、封面设计,到电子书上架、投广告、设关键字,虽然每件事情都是一个人独立完成,但每个环节她都花费不少功夫研究。

事实上,Google 带给琴研的,还不只是行销上的帮助。

「我不可能一个人经历过这幺多的事情,但我可以从网路上找到很多资料。一开始,我会去找有类似经历的人。比如我要写异国恋的,我就去找有异国恋经验的人,请他们吃饭、採访他们。但效果很不好,他们会觉得你在窥探他们的隐私,还想把它写成小说!这种方法既高成本,又伤感情。」

现在透过搜索引擎,琴研有了更多元的参考资料,也让她能够源源不断地产生灵感,持续创作。

琴研不讳言,自己的确需要写小说所带来的额外收入,但她仍有一套自己的道德规範。

「虽然写的是情慾言情,数据也显示情慾的情节越多,点阅率就越高。但我还是有基本的道德底线的。比如涉及到不正常的关係、性侵、性暴力等等,我就不会给他们好的结局。另外,我自己很喜欢科幻类的东西,比如《星际迷航》,就会想把它跟小说内容结合起来。但这样的题材,言情小说的读者通常都不会喜欢,点阅率都比较差。但我还是想写,我一开始就会给自己预告,这本书是为我自己写的,就算读者少,也不要太难过。」

现实生活中,琴研拥有一份韩文老师的正职工作,虽然课堂上的接触频繁,但学生却一无所悉,原来正经八百的老师,下班之后的写作,竟是这样脸红心跳的剧情。

游走在这种虚拟、现实、道德、禁忌之间私密氛围里,也是另一种难得的人生探险。

「其实我的学生们大多是女孩子,不乏爱看言情小说的。每次我都会很好奇,凑过去问:『你们在看什幺啊?』我很想告诉她们,老师也是写小说的喔!」虽然她一直没有告诉学生,但偶尔也会小小冒险:「我有时会在图书馆写小说,那种感觉很刺激。在一个公共的场合,大家都看着正经的书,我却写这幺害羞的内容。我心里会想:『嘿嘿,你们都不知道我在写什幺吧!』会有一种突破禁忌的感觉。」

即使一直谦称自己的写作还有进步空间,但对于写作的未来,琴研还是说得坦率:「我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作者。E. L. James是我的偶像,我希望有一天自己的作品能被拍成影剧,我也希望能有世界各地的人看我的小说。」

把电子书与情慾元素,视为通往新世代的捷径,琴研是作者,是编辑,也是出版商,更在意读者的需求。她其实就是大数据时代另一种写作风貌的代表。在 AlphaGo 数度打败棋手李世乭的历史转折点上,也让人更加好奇,到底一手拿笔一手拿数据的琴研,会不会也正在为出版史,创造另一个记录……。